紫水晶 Purple Crystal

水晶殿
Crystal Palace
Home
All Jewelry
珍珠綜述
珍珠的歷史
珍珠故事
珍珠的鑒別
珍珠飾品
珍珠的佩帶
珍珠的使用保養
珍珠的分類
珍珠圖片
珍珠的產地
珍珠的養殖
世界五大珍珠傳奇
珍珠的藥用價值
珍珠粉的用法
珍珠粉選購寶典
珍珠翡翠白玉湯
珍珠奶茶製作方法
珍珠詩詞
珠寶購買

Crystal palace Banner

水晶殿 Crystal palace Banner
珍珠耳釘 Pearl 珍珠和貝殼 pearl


珍珠的歷史

  由於珍珠是權力象徵和高貴、財富的標誌,古代的許多統治者為滿足自己的私慾,紛紛發起掠奪珍珠的戰爭。 自古以來,鑽石、紅寶石、藍寶石、祖母綠、翡翠與珍珠,一直被譽為珠寶界中的「五皇一後」,受到人們的偏愛。珍珠也的確像個儀態萬端的貴婦,以其高貴的身份、華麗的容顏、典雅的儀態、純潔的品性,悄無聲息地滿足著人類的愛美之心。 據地質學家考證,距今2億年之前的三疊紀時代已有大量貝類開始繁衍。有了貝類,才可能孕育出有珍珠。 至於人類是何時何地最先發現並利用珍珠的,我們已無從考究。我們所能知道的是,自從被發現的那一刻起,人類就對它的天生麗質愛不釋手,不但將其視為天賜之物,奉若神明,而且將其視作財富與華貴的象徵。偏愛珍珠,是世界上不同膚色的人們不約而同的選擇。 世界上不同種族的採珠史與他們的文化同樣悠久。追溯起來,天然珍珠的採擷史至少已達數千年之久。 根據記載,印度洋上的馬爾代夫、印度南部沿海、斯里蘭卡西部的馬納爾灣、孟加拉灣、埃及沿海(紅海),特別是波斯灣(包括阿拉伯酋長國沿海、阿曼、巴林、卡塔爾、科威特及沙特阿拉伯沿海),都曾是世界上久負盛名的天然珍珠產地。 波斯灣等地的採珠史至少有四千年之久。《聖經》的「創世紀」記載:從伊甸園裡流出的比遜河裡,到處都是「珍珠和瑪瑙」。 埃及人、波斯人及印度人都對珍珠有著濃厚的興趣。古羅馬人也對珍珠情有獨鍾,他們往往通過各種途徑從波斯灣地區購回珍珠。由於珍珠難得,價值昂貴,佩戴珍珠便成為古羅馬權貴身份的象徵。 早在公元前數百年,古埃及的貴族就盛行珍珠裝飾,埃及歷代女王都以擁有珍珠為莫大的榮耀。 印度人對珍珠的喜好更是數千年之前的事。印度南部的印度洋淺海水域是優質珍珠的原產地,印度人早在四千年之前就已知道珍珠的華貴,無論是佛學經典上還是古印度的文化典籍上,有關珍珠的記載比比皆是。古印度的《法華經》、《阿彌陀經》就記載說,珍珠是「佛家七寶」之一。今天,雖然古印度珍珠已大多難以尋覓,但我們仍能從一些遺留痕跡中找出它們的昔日榮耀來。在印度的巴羅達市,至今仍珍藏著一條珍珠飾帶,上面鑲綴著100排珍珠,可以說價值連城。 西歐人喜好珍珠則是公元之後的事。據說,西班牙一位冒險家在東遊印度歸來之後,不無感慨地寫道:「每一間茅舍裡都能發現寶石,廟宇則是用珍珠裝飾起來的。」 「珍珠之多,即使有九百個人和三百匹馬,也無法將它們全部拿走。」 而西歐珍珠時代的到來則在十五世紀之後。1530年之後,歐洲許多國家開始為珍珠立法,規定人們必須按照社會地位及身份等級佩戴珍珠。於是,珍珠開始像其他貴重的寶石一樣,成為貴族男女炫耀財富與地位的標識。

「珍珠之邦」——中國

無論從哪一個角度來說,中國都可以當之無愧地稱為「珍珠之邦」。 中國的珍珠史始寫於6000年前的大禹時代。據《海史·後記》記載,公元前約4000年,中國傳說中五帝之一的大禹定「南海魚草、珠璣大貝」為貢品。根據大禹的生活區域分析,當時的南海應該在今天的江南地區,珠璣與諸暨諧音,今天的珍珠之鄉諸暨,或許就可能是文字記載中最早的產珠區。 據《尚書·禹貢》載云:「珠貢,惟土五色,羽畎夏翟,嶧陽孤桐,泗濱浮磬,淮夷嬪珠,暨魚。」其中的嬪,即蚌之別名。 此後的一千餘年中,有關珍珠的記載更是不絕於經傳,留傳後世的《詩經》、《山海經》、《爾雅》、《管子》、《周易》等,都有對珍珠的描述。 據《格致鏡原·妝台記》記載,周文王曾用珍珠裝飾髮髻,這至少說明,中國人用珍珠作裝飾的有記載歷史可遠溯至周朝初始。 自秦漢以來,珍珠飾品更是迅速普及,帝王將相、達官貴人無不以珍珠裝飾為榮,於是捕珠業開始興起,許多漁人甚至以捕珠為生。漢朝開始區分採珠區,將珍珠產區分為南北兩地。北地以東北的牡丹江、混同江、鏡泊湖等地的淡水珠為代表,史稱北珠,南地以廣西合浦地區北部灣海域所產的海水珠為代表,史稱南珠。

北珠史話

北珠為淡水珠,主要產於中國東北的吉林、黑龍江一帶淡水河流中。清朝康熙年間,常熟人徐蘭曾征戰於吉林、黑龍江等地,親眼看到北珠的開採盛況,著有《塞上六歌》,並在《採珠序》中寫道:「嶺南北海所產珍珠,皆不及北珠之色如淡金者名貴。」 徐蘭所說的北珠,由於人們的濫采而最終滅絕。但在大清帝國之前,北珠一直是歷代王朝的專享貢品。北珠一度盛產於東北三省,以松花江、嫩江、愛琿河等水域所產的質量最佳。再就是牡丹江,由於珠多物美,歷來就有「珍珠河」的美譽。 北珠的採珠史可追溯至後漢,幾乎和《後漢書》上所載的「合浦珠還」同一時間。早在三國時期,人們即知美珠多出於夫余國,夫余國即東北。遼時小國鐵離曾用珍珠、貂皮等物品和遼國易貨貿易。此後的渤海國,也以珍珠向漢室朝貢。到北宋神宗熙寧年間,「朝貴已重尚之,謂之北珠」。據《梵天廬叢錄》記載:「牡丹江上游,寧安城南,其餘巨流中皆有之」。 北珠顆粒碩大,顏色鵝黃,鮮麗圓潤,晶瑩奪目,「實遠勝嶺南北海之產物」,因而備受皇室賞愛。 北珠的採擷史到清朝達到鼎盛。東北是滿人的故鄉,北珠作為故鄉寶珠備受達官貴人的青睞。為滿足供應,皇室特別設置了專門機構——珠軒——對採珠進行管理。珠軒在產地設珠櫃,負責對珍珠進行管理與收購。珠櫃在行政上隸屬當地最高行政長官,業務上直接受命於珠軒。 清朝曾在吉林的烏拉設衙門,置官員專司捕珠業。每年四至九月,總管便派人沿松花江流域捕蚌。水深時,捕蚌者用大桿插入水底,抱桿而下,取蚌出水後,在採珠官監督下,剝開貝殼驗看有否珍珠,往往是百蚌不能獲一,由此可見採珠之難,珍珠之珍貴。 對所採之珠,要在採珠官員的監督下包裝密封,由總管和駐軍首領共同挑選,顆粒大者進獻朝廷,顆粒小者棄之江河,任何人不得私自留存。朝廷對採到大珠者給予獎賞,獎賞往往是按照珠的成色賞以綢緞布匹,或折算成銀兩。如果是有罪之人,可以減免刑罰。吉林長官往往將捕珠之事直接向朝廷奏報,四月,上折奏報的是捕珠者已經啟程,九月上折奏所的則是捕獲珍珠的數目。清廷往往將這些得之不易的北珠按照大小鑲綴在各級王公將官的頂戴上,珠之大小、多少即代表其地位品級的高低。 「大地沆瀣清淵淪,光涵璣斗潛效珍。」北珠的地位之隆,我們大約可以從乾隆皇帝的上述詩句中看到。



珍珠的歷史

南珠史話

南珠為海水珠,歷史上盛產於廣西合浦縣的北部灣海域。這裡風浪較小,且流水相激,鹹、淡適中,水質上好,水溫適宜,特別適宜珠母貝的繁衍。古時有白龍、楊梅、青嬰、平江、斷望、烏泥、珠沙等七大珠池。 合浦珍珠歷代受到皇室的重視,歲歲向皇室進貢。在漢代,合浦有數千人以採珠為生,史稱「珠民」。《後漢書·孟嘗傳》曾記載一個「合浦珠還」的傳奇,其故事的真實性我們可以質疑,但我們無可質疑的是其所反映的合浦當時的採珠業的繁榮程度。 晉太康三年(218年),為確保皇室的珠寶供應,晉武帝特別下詔,派兵守護廉州珠池,嚴令庶民不得自行入海採珠。一應採珠事宜,須由官府統一部署。 明代是中國歷史上的採珠鼎盛期。明朝歷代皇帝均有採珠令,僅明弘治12年,即採珠28000兩。由於年年開採,到嘉靖5年,因為珠貝少而稚嫩,珠民採不到珠,多有飢餓而死的。當時巡撫都御史林富上疏《乞罷採珠疏》,疏中說道:「嘉靖5年採珠之役,死者萬計,而得珠僅80兩,天下謂以人易珠,恐今日雖以人易珠,亦不可得。」 以後歷代合浦珠池都為皇室的重點管轄之地。明嘉靖年間在合浦縣白龍村建立了珍珠城。目前,故宮博物院裡陳列的珍珠,大多都是合浦出產的。 歷代濫采使南珠損失慘重,南珠資源終於在清朝後期枯竭了。

採珠與養珠

貴族貪得無厭的奢求使珍珠資源迅速枯竭。約在十八世紀中後期,世界產珠勝地斯里蘭卡的珠母貝資源已近枯竭,波斯灣沿岸的天然珍珠越來越少,珍珠產量迅速下滑,價格扶搖直上,上等珍珠甚至超過世界上優質鑽石的價格。歐洲列強甚至將珍珠列為重點掠奪的資源之一。 珍珠危機的緩解受益於一個名叫御木本幸吉的日本人。 珍珠史上的這一場重大革命發生於19世紀的80年代。在此之前,珍珠都是渾然天成的,成珠不易,採珠更難,從而使珍珠彌足珍貴,即使達官貴人,求到一珠已不是易事,若能求得上等珍珠,更是一生幸事。對珍珠頗有研究的日本人御木本幸吉開始利用並改進了一項古代中國技術,開始人工養殖珠母,成功地培育出人工養殖珍珠,從而將珍珠業由天然採珠推向可以批量生產的現代養殖。 因而,我們可以這麼說,珍珠史可以分作兩個階段,其一是十九世紀之前長達數千年的採珠史階段,其二是御木本幸吉起始的養珠史階段。 其實,將這項巨大的榮譽拱手讓給日本人,對於中國人來說確實是不該發生的悲哀。翻開史書,我們不難發現,中國應該是世界上可考證的人工養殖珍珠最早的國家。 這項令日本人引以自豪的養殖技術,早在中國的宋代已經趨向成熟。在宋人龐元英於1167 年所著的《文昌雜錄》中,我們可以看到如下記載:「禮部侍郎謝公曰,有一養珠法,以今所作假珠,擇光熒圓潤者,取稍大蚌蛤,以清水浸之,飼其開口,急以珠投之,瀕換清水,夜置月中,蚌蛤來玩月華,此經兩秋即成珠矣。」 在12世紀時,中國人的珍珠養殖技術已經成熟,甚至從一般珍珠養殖發展到像形珠養殖。養珠人一般將鉛或錫制的菩薩形核體殖入珠母貝體內,放進水中養殖,1—2年之後,養珠人將貝從水中撈出,再從貝體內取出佛像珠。 據史料記載,這樣的佛像珠由於渾然天成,加之宗教推動,可以說是價值連城,給養珠人帶來了商業上的巨大成功。這些佛像珠一直被人們代代留傳下來,至今仍可在國內的某些博物館內看到。雖然史書上沒有確切地將這一養殖法詳細記載下來,我們仍可根據現存的佛像珠這一事實及《文昌雜錄》中的有關記載,推知當時流行的養珠法已與現代養殖法相差無幾。

御木本幸吉

這種被宋以後的中國人漸漸忘卻的養殖方法卻成了日本人成功的基石。顯而易見的是,御木本幸吉是個非常有心計的勤奮人。他顯然從史料中看到了有關這種方法的記載,也顯然從中國養珠人那裡獲得了養珠的訣竅。他在日本不斷試驗,將不同物質放入蚌體中形成不同的刺激,最終果真產出了不同種類的珍珠。 1883年,御木本幸吉克服水質污染和紅潮的干擾,成功地養出半圓形的鈕扣珠。1905年,當海水中出現的大面積紅潮將御木本幸吉的9萬隻珠母貝傷害殆盡之時,瀕臨絕境的他意外地在貝類肉體上發現一個傷口,遂用小刀探之,得到一個半圓形珍珠。他迅速檢查其他珠母貝,竟然找到四粒相同的珍珠,且傷口幾乎處於同一個部位——外套膜。 這個發現使御木本幸吉喜出望外,因為這正是他苦苦思索多年而不得的圓珠養殖技術,可謂是「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 自此之後,日本養珠業迅速興旺起來,日本珍珠開始步入世界珠寶舞台,從而大大緩解了日趨嚴重的世界珍珠危機,並使此前彌足珍貴的極品——珍珠——普及開來,不再成為達官貴人的專寵,而是成為尋常百姓的普通裝飾之物。 1920年,日本人將御木本幸吉尊為「養珠之父」,日本天皇親贈手杖一枚,以彰顯他的功績。


Last Modified: 02/11/2017. Copyright © 2005, Crystal palace Poempalace.org. All rights reserved.